白饭资讯 >> 教育 > “罚站罚跑”拟进法规 人大代表赞弹不一

“罚站罚跑”拟进法规 人大代表赞弹不一

时间:2019-11-23 来源:白饭资讯 浏览:1760次

南方日报(记者/罗小华和陈力)你想把“站着跑的处罚”写进法律吗?25日,省人大就《学校安全法案》中以“处分办学”为主要内容的“教师惩戒权”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每个人都激烈地争论,现场分成两个声音:支持和反对。

教育界代表普遍对“站着跑着惩罚”写入法律写“赞”,认为这将向社会发出明确的信号,有助于消除教师的担忧,解决学校因家长压力而“不敢管理”的困境。

“现在不要说这是一个良好的立场和良好的运行。如果你更公开地批评你的孩子,父母会责怪你。”省人大代表、中山一中教师卡琳(Karin)哀叹学校教育面临的主要矛盾不是对孩子太严格太苛刻,而是不敢或无法控制他们。一些“70后”和“80后”父母有保护小牛的沉重心情。他们批评父母,指责他们“学校麻烦”。这让许多教师进退两难,进退两难。尤其是在一些私立学校,家长认为花一大笔钱是为了购买服务,老师担心学生。

“有时当老师说得太难,家长调查时,学校会惩罚老师。从长远来看,老师将不敢管教或负责任。”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吴克长认为,关键在于教师的无限责任。这一次,纪律措施得到了明确的规定,希望能够缓解压力,放松对教师的约束。

"有必要将诸如站立和慢跑等纪律措施写入法律."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席郭杰经常“抢话”。他认为,只有将这些措施写入法律,我们才能确保这些措施真正有用和有效,“如果在执行中出现问题,我们可以对其进行详细分析。”

虽然在给予教师适当的纪律处分权方面有广泛的共识,但许多代表对在条例中列入“对地位和行为的惩罚”持保留意见。

“我不赞成对学生进行惩罚,站在全班面前,这可能会给他的人生成长蒙上阴影。”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侨务委员会副主任陈朱彝表示,应全面评估处罚造成的心理和声誉损害。

“一些教师可能希望法规尽可能具体,但立法太窄,无法适应各种情况。”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和卫生委员会主席何李娟表示,没有必要在法律法规中规定具体的处罚方法。教师获得纪律处分权后,学校可以决定采取哪些纪律措施。

唤醒沉睡的惩戒力量,教师如何平衡惩罚的“度”和举起“指针”后的奔跑,以避免滑向体罚的极端?代表们认为,在实际操作中,“对站立和奔跑的惩罚”应该是适度和谨慎的。

省人大代表、湛江市第二十七小学校长陈于娟认为,在实施过程中,教师应充分评价学生的个性和心理,并在学生因站立和跑步被罚款后对其进行进一步的教育和引导。

“处罚时间不应太长,处罚距离不应太长,处罚也不应在恶劣天气下进行。”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深圳龙岗区平地六联小学校长农玲(Nong Ling)认为,孩子的身心状况应该在受到处罚前提前知晓。在这个前提下,如果孩子在惩罚期间发生事故,老师应该免除责任。

省人大代表、惠州市第十一小学方志分校校长谭文隽建议,对于一些经过反复教育仍未改变的问题学生,除了对其进行站立和跑步的处罚外,还可以适当停学停课,这样问题学生就可以在家反思,迫使父母一起接受教育。如果他们变化良好,然后继续学习,效果可能会更好。

nba比分下注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台湾宾果下载

标签:a
小编推荐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9 白饭资讯 wasara-e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