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饭资讯 >> 社会 > 乘客开车门致人损害,侵权责任的认定

乘客开车门致人损害,侵权责任的认定

时间:2019-12-02 来源:白饭资讯 浏览:4483次

[案例回放]2015年11月17日,莫某将公交车停在一条非机动车道上。当公交车上的乘客张某打开左后门准备下车时,黄某正在驾驶一辆电动自行车,导致黄某摔倒受伤,车辆受损。事故发生后,黄被送往医院进行诊断和治疗,但他在抢救后死亡。交警部门认为莫某和张某对事故负有同等责任,而受害者黄某则没有。2016年2月,受害者黄的妻子和女儿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责令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工资损失等。在强制保险的范围内。保险公司应赔偿第三方责任保险范围内强制保险的超额部分,由张某和莫言承担非保险索赔,并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认为,莫某和张某的行为合在一起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直接导致被害人黄某死亡,构成共同侵权。就双方责任而言,莫某承担70%的赔偿责任,张某承担30%的赔偿责任,双方承担连带责任。二审法院认为,莫某作为机动车驾驶员,比车内其他人负有更大的注意义务,应确保车辆在行驶和停车条件下均符合安全标准,并对停车位置的选择和乘客下车的时间有更大的控制权,因此莫某的过错更大。双方应承担连带责任,并保持一审法院确定的内部比例。

[不同观点]在司法实践中,驾驶员和乘客对侵权责任的性质和方式有两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司机和乘客分别对侵权行为负责。虽然驾驶员的停车行为和乘客的开门行为都与外观上的损害后果有关,但这并不是行为者主观意义的共同性,两人追求损害结果的共同意图显然无法确立。此外,从一般的生活经历和案件的实际情况来看,也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双方对损害的可能性有共同的理解,并且对避免损害有信心,即存在共同的过失,特别是双方不会就此进行沟通。因此,对于第三方的损害后果,驾驶员和乘客应根据责任承担责任,而不是连带责任。第二种观点认为,驾驶员和乘客构成共同侵权,应当共同承担责任。《侵权责任法》规定,如果几个侵权人有共同的过错并对他人造成损害,他们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就莫某和张某各自的行为而言,莫某在非机动车道上停车和张某在未仔细观察的情况下打开左后门违反了相关交通安全法律法规,主观上未能履行交通参与者的注意义务,各有一定过错。双方共同过错的基础在于共同侵权人对可能损害的主观理解。在这种情况下,莫某和张某在停车下车前一定已经交换并确认了下车的位置,并一致同意。然而,双方都应该意识到在非机动车道下车可能会给车外的行人带来一定的风险,但双方都有信心避免这种风险。因此,双方主观上都有共同的过错,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官的回应]乘客驾驶车门造成的第三方损害以及与驾驶员的共同侵权在本案中确定驾驶员和乘客侵权责任形式的关键在于准确把握侵权责任法中共同侵权的构成要件,结合认定的案件事实判断双方是否存在共同过失,综合考虑并确定双方的内部责任比例。1.根据共同侵权的标准,共同侵权构成了驾驶员和乘客之间的侵权责任形式。共同侵权有主观理论、客观理论和竞合理论。主观理论强调共同行为者的主观意图联系,而客观理论要求几个人的行为客观上具有相同的后果,并发理论包括意图联系或行为联系。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采用了并行参照原则。该解释规定:“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通过共同意图或共同过失造成损害,或者如果他们的行为直接结合起来产生相同的损害后果,则构成共同侵权。”可以看出,对共同侵权采取了广义的解释,即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以及虽然没有故意接触,但几个人的行为客观而直接地结合在一起造成相同的损害后果的情况。这项规定扩大了连带责任的适用范围,并倾向于保护受害者的价值利益。然而,《侵权责任法》对共同侵权的构成采取了更加谨慎的立场。该法第8条规定:"两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并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在立法技术上,《侵权责任法》没有明确规定“共同侵权”的构成要件,理论界和实务界也存在争议。笔者认为,立法对扩大连带责任的适用范围持否定态度。《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了共同侵权行为,第9条规定了教唆和协助侵权行为,第10条规定了共同危险行为,第11条和第12条分别规定了两人或多人实施侵权行为造成的相同损害。从逻辑上讲,第八条共同侵权不包括几个人分别实施的侵权。如果数人分别实施侵权行为,且每一行为足以造成全部损害,行为人应承担连带责任。驾驶车门的乘客对第三方造成的损害是否构成与驾驶员的共同侵权,应根据双方的主观心理进行综合判断。只有当双方都有共同的过错时,才能被认定为共同侵权。共同过失包括共同故意和共同过失。司机和乘客很少有共同的意图。如果有一个意图,另一方的过失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将被阻断。因此,在判断双方是否构成共同侵权时,有必要判断双方是否存在共同过失。

2.共同过失是指所有行为者对损害后果有共同的可预测性,但同样的损害后果是由过失或过度自信造成的。因此,构成共同过失的归责基础是,行为人有可能预见损害的发生,但缺乏集中意义导致违反注意义务。要判断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应该考虑主观因素,如特定行为者的年龄、健康和能力,以及事件发生时的环境、时间和行为类型。就司机而言,在停车和下车时确保安全是一项法律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条例》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上临时停车时,应当确保车门的开启和关闭不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当汽车靠边停车,乘客下车时,应注意避开行人。任何轻微的疏忽都会导致与正常行驶的非机动车发生碰撞的危险。同时,驾驶员在驾驶和停放车辆时,在道路观察能力、专业知识和风险防控能力方面都比乘客强。就乘客而言,不得在机动车道上上下机动车辆左侧,车门的开启和关闭不得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因此,乘客应该预见到,当他们开门下车时,可能会导致后面正常行驶的非机动车相撞。在某些情况下,乘客认为他们没有驾驶执照,没有了解道路交通安全,也不能预见下车时的碰撞。这种观点是不合理的。现代社会几乎每个人都是道路交通的参与者。行人和机动车、非机动车驾驶员和乘客都必须掌握基本的道路交通安全知识。对于驾驶员和乘客在行为过程中的共同过失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是必要的,是否需要就损害交换理解,或者是否只需要客观上有一个共同的理解,存在不同的观点。早期侵权法理论认为,共同侵权的构成需要必要的串通或故意接触。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乘客在下车前指示了下车的地点,而司机在批准后停车,乘客在下车时必须与司机有明确或隐含的意思沟通,因此双方都可以被视为构成共同侵权。近年来,学者们大多认为它构成共同侵权行为,只要求内容相同或相近的主观过错,而不要求串通或意图联系。根据这一理论,双方对自己行为造成的损害结果的发生具有共同的可预见性,且预见的内容相同,构成共同侵权。

3.内部责任比例区分了共同侵权和单独侵权的有益效果,共同侵权和单独侵权是承担侵权责任的不同方式。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单独侵权应当以连带责任原则为基础,但连带责任除外。连带责任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保护被害人的利益,保障其债权的实现,但对侵权人来说,责任明显更为严格。因此,侵权人的内部责任比例应根据具体的案件事实来确定。在受害人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在确定驾驶员和乘客的责任比例时,应综合考虑具体情况和双方的基本情况,主要包括:双方对损害的过错程度和平衡原则。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包括预见和防范风险的能力。主观过错的判断可以依赖于外部条件,即行为人没有达到正常谨慎的人或通情达理的人应该达到的行为标准的指控。过错的内容主要是对损害可避免性的判断。根据常识,停车下车的人应该注意避免汽车落后是社会常识。司机有专业的驾驶知识,损坏是专业人员应该能够避免的错误。乘客应根据自己的日常生活区域、年龄和是否有驾驶证做出综合判断。从风险预防和控制的角度来看,机动车由驾驶员直接操作,并对停车位置和时间有完全自主的控制。同时,驾驶员比乘客视野更好,有义务提醒乘客下车避开车辆,并及时打开双闪光灯进行警告。因此,一般来说,司机的过错应该大于乘客的过错。除非有证据表明司机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警告,否则乘客们仍然无视警告,强行打开车门下车,造成交通事故。同时,横屏平原也是司法政策中需要考虑的一个因素。当每个主体最终分享补偿时,可以适当考虑每个主体的经济状况和其他相关因素。但是,在法律适用中,应注意防止异化为“有更多的钱来补偿,有更少的钱来补偿”,过度增加保险公司和司机的责任和风险,违反《侵权责任法》的立法宗旨“明确侵权责任,预防和制裁侵权行为”。资料来源:人民法院报纸声明: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我们将及时纠正和删除它们。谢谢你。(资料来源:人民法院)

云南快乐十分 福彩快三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

标签:a
小编推荐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9 白饭资讯 wasara-eu.com. All rights reserved.